Free Words
我的同人文和同志小說放置處,內容皆為男/男SLASH性質。
[The Voice] What Just Happened (Blake Shelton/Adam Levine, NC-17)
他不記得這是怎麼開始的。
他最後記得的是,他們笑著灌了幾杯酒,然後他回去自己的拖車休息一下,Blake粗魯闖了進來。
「你連我的拖車也要搶走了嗎?Blake。」他帶點挑釁的說。
這鄉村「巨」星(字面意義)微笑著,搖搖晃晃地靠近他,口齒不清的說:「你這下沒辦法逃開我了。」
-- 繼續閱讀 --


[SGA] 植物災害 (John/Ronon/Rodney, NC-17)
(故事時間點設定在S2-S3之間)

在天馬系的外星生活,由於有太多Wraith和複製者以及宇宙能量等等嚴重問題,常常會令人忽略一些隨處可見的「小」危機。
比如說,外星植物帶來的困擾。

-- 繼續閱讀 --


[Leverage] 舉手之勞 (Hardison/Eliot, NC-17)
[Leverage] 舉手之勞

在又熱又悶的廂型車裡,Eliot厭煩的撥開及肩的棕髮,催促旁邊的Hardison:「你可以快點搞定嗎?」
他們的工作(事實上是Hardison的工作,Eliot只是負責有危險時後援)是從安裝好的監視器裡把議員召妓的性愛畫面編輯出來,但是Hardison卻死死的盯著螢幕一動也不動。
Eliot受不了的搖頭,推了Hardison一把。
「快點!我還要趕回基地看球賽結果!」他就是因為正好沒事在看球賽,才會被Nate派來跟Hardison一起幹這無聊的差事。
Hardison瞪大了那雙黑白分明的圓眼睛,虛弱的說:「呃……出了點小問題。」
-- 繼續閱讀 --


[自創 - 武俠] 慾 (完)


【冷火】

那時,用劍的人沒有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是劍仙,他是劍神,他本身就是劍。
一柄用千年的寒鐵,在炙炎之火中,以人的血淚而冶鍊出的絕代利器。

誰見幽人獨來往,飄邈孤鴻影。
飄邈山、疏桐閣。
沈孤鴻。
-- 繼續閱讀 --


[自創 - 武俠] 四世 (完)
四世



涼爽的清風穿過偌大的教室,環狀型的層層座位坐滿了數百位學生。
這是美國西雅圖山德斯大學文學院教室,講台上站著的是一個年輕的中國男人,皮膚白皙光滑的像是景窯燒出的瓷器,漂亮的鳳眼看起來睿智帶點狹趣,漆黑的頭髮長至腰背,用黑色的絨布帶子繫在腦後,長的十分清秀俊雅。
他是這所大學裡最年輕、最受歡迎的教授,今年三十五。但也許是中國人總是看不出年紀,到現在都仍常有人當他是大學生。
-- 繼續閱讀 --


[自創 - 現代] 鄰居 (未完)
鄰居

Kris形象來源:歌手Kris Allen


Michael Sanders今年剛滿30,身高6呎4又1/2,健壯的像美式足球選手,但他事實上是一名英文教師,目前在一所私立中學任職。
他用父母的遺產在附近社區買了一棟漂亮的房子,門口有白色的籬笆和草皮,私用車道,甚至還有地下室。
他熱愛他的家,熱愛他的生活。
-- 繼續閱讀 --


[自創 - 現代] 拖車 (NC-17) 未完

 

 


拖車

Jason的形象來源:演員Aaron Paul


Don是個拖車自營商,幫別人把拋錨的汽車拖回去修理,或者拖走廢棄車輛拆下能用的零件把剩下的賣去回收場。
他住在一個鐵皮和木板混合的三間平房裡,鐵絲圍牆內停滿被拆解開的車子或者破舊的二手車。
這裡並不是甚麼美好的高級社區,他的客戶群也不是穿著西裝的人,所以Don當然也不是多和藹可親的傢伙。他的體型就像摔角選手,滿臉褐色的鬍渣,這種不好惹的外表對他的生意有好處。
不管是找他拖車還是修車,收費都高的嚇人,如果不付錢的話,他就把車子扣留下來,給個一兩周贖回期之後就賣掉。而妄想來硬的白癡們,就會被他痛揍一頓扔出牆外。
-- 繼續閱讀 --


[自創 - 現代] 心理醫生的建議 (完)
心裡醫生的建議

Scott的形象來源:演員Ashton Holmes


Scott 半躺在米色扶手椅上,望著坐在旁邊的中年人,他的心理醫生Keith。
「醫生,我好像越來越嚴重了。」
-- 繼續閱讀 --


[WaT][AU] Compulsory Love (自創角色/Martin, NC-17) 完
【WaT】AU-Compulsory love

1.

晚上9點,探員Martin Fitzgerald仍像過去慣有的情況一樣,埋首在座位上加班。
他的同事踩著優雅的腳步走來,還帶著誘人的香氣。Samansa Spade將手上的咖啡放在他的桌上,側頭望著他,金色的長髮圈出她漂亮的輪廓,那個溫柔的笑容曾讓Martin眷戀不已……也許現在仍是。
「你是個女神。」Martin笑著拿起咖啡,那濃郁的香氣遠遠勝過味道──公家提供的咖啡是出了名的難喝,但對現在的Martin而言,還是讓他由衷產生得到救贖的感覺。
「發現任何線索嗎?」Sam故作輕鬆的望著Martin桌上那堆有可能隱藏重要線索的各種通聯紀錄。
Martin的表情沉寂下來,搖了搖頭。
-- 繼續閱讀 --


[CSI:NY] Would You Marry Me? (Flack/Danny, NC-17) 完
【CSI-NY】Would you marry me?

1.

啤酒的氣味,夜晚的昏黃燈光,擺著撞球桌的客廳。
金褐色短髮的男人躺在桌上,只穿著內褲,赤裸的皮膚貼在撞球桌的深綠色絨布上。雖然下顎有些凌亂的淡色鬍渣,但他看起來還是給人一種年輕活力感。適合他的語詞是倔強、精力充沛,還有……虎牙。
那個明顯的特徵就在他的薄唇邊若隱若現,當他微笑的時候現身。儘管他並不擁有驚艷的俊美外表,但和他相處越久越會感受到這男人的確有種特別的魅力。
慣用的眼鏡被扔在離他的臉15公分左右的地方,微瞇的雙眼像是貓科動物──事實上他的外貌本來就有些相似。在撞球桌上放肆的伸展著身體,漂亮結實的肌肉並不擁擠,但就像運動員所擁有的一樣實用。
身為基層的CSI探員,這是Danny睽違已久的假日。
-- 繼續閱讀 --


[Generation Kill] 上下的界線 (Brad/Nate, NC-17) 完
【Generation Kill】上下的界線

即將高潮的前一刻,Brad Colbert中士加速了右手的移動,微仰著頭,無聲的喘氣,左手捏皺了雜誌封面的半裸女郎。
突然,面前的廁所門響起煞風景的拍門聲。
「Brad。」模糊的聲音悶悶的在另一邊響起,Brad在心中罵了一句很糟的髒話,用力捏住不能爆發的膨脹下體,把那東西的慾望懸崖勒馬。雖然這種情況並不少見,但每次都讓人極度不爽。
「Ray,你最好有……」他懷著慾求不滿的躁怒,用力推開簡易廁所那搖搖欲墜的門,尷尬的發現門外並不是他那攝取過量咖啡因的花栗鼠副官,而是一張白淨俊秀,比起軍人更像大學生的臉。
「Sorry,Sir。」Brad不禁把手上的裸女雜誌藏到身後,但是直屬長官Nathaniel Fick中尉敏銳的綠眼已經注意到了,少女般紅潤的嘴唇露出笑意。
-- 繼續閱讀 --


[Merlin] 僕人的工作 (Merlin/Arthur, PG-13) 完
僕人的工作

黑髮少年梅林快步走在城堡的走廊上,他有雙剔透的天藍色眼珠,隱藏在瘦弱蒼白的皮膚下是一副修長的骨架。
也許有一天他會成長為一個高大體面的男人……只要他能改掉那總是縮著背脊的不良儀態。
梅林的身分是御醫助手兼王子的貼身男僕,後者是他剛得到的工作,在一般人眼中是個令人羨慕的差事,但對這個特別的少年而言卻是徹底的麻煩。
比如說,他必須像現在這樣,只要那位尊貴的王子殿下召喚他,不論他正在做甚麼都必須立刻放下手邊的事情趕到他的主人身邊。
-- 繼續閱讀 --


[CSI:NY] Canine Tooth (Flack/Danny, NC-17) 完
【CSI-NY】Canine tooth

1.

有時候,Don Flack會沒由來的覺得Danny Messer很可愛。
雖然一般人並不會這樣形容一個年過30的警界同事,但是,這種感覺有時就是來的毫無原由。
像是Danny在探查大樓垃圾排出孔時,被樓上突然丟下的垃圾嚇到的模樣;或者是噘著嘴抱怨「有錢人真奇怪」的樣子……喔,還有他對自己的葡萄酒知識嗤之以鼻的時候,都讓Flack忍不住露出笑容。
幾乎是寵溺的笑容。
天啊,Danny真是個可愛的傢伙。
-- 繼續閱讀 --


[Dark Angel] 代替品 (Logan/Alec, NC-17) 完

Logan第一次見到Alec,是在他即將死去的時候。
一個吻,和他最鍾愛的女人重逢的吻,帶著致命的病毒破壞了他的身體機能,熾熱與冰冷同時灼傷他的感覺神經,而他就在這極端的痛苦間看見了那個男人。
他知道那樣的外貌代表什麼,完美的,天使般的俊美面孔。
在他品嘗著每一個細胞發出的慘叫時,那人的聲音像是低沉、又輕盈的鈴聲。
那瞬間,他幾乎忘了自己最愛的女人。
這是他不能原諒自己的。
他看著他愛的女人和那人戰鬥,他知道那是敵人,他要毀滅他,就像那人也打算拿著槍解決掉他的痛苦一般。
只是,他無法克制不去凝視那雙綠色的眼珠……天啊,就像天使。

-- 繼續閱讀 --


[Supernatural] True or False (Sam/Dean, NC-17) 坑
【Supernatural】True or False

1.

他在驚醒前的唯一一個感覺,是有人正在搖他,很用力的搖著,讓他覺得腦子都快被搖飛了……
「喝─────」他發出劇烈的抽氣聲,瞪大眼睛猛然坐起身!
眼睛花了幾秒適應光線,模糊的景象才漸漸清晰。
他的所在是一間破爛的小木屋,做為牆壁的木板破舊的隨時可能脫落(事實上已經有好幾塊被蟲蛀斷了),只有一張木桌,一個彈簧都跑出來的沙發,還有他目前正躺著的發霉單人床。
「Dean,你還好嗎?你覺得怎樣?」他的身旁發出聲音,是一個相當高大的男人,就跪在床邊。
這男人有張認真誠懇的臉,還有一頭蓬鬆微捲的棕髮,正關心的注視著他。
「你叫我甚麼?」他眨著眼,不確定自己認識這男人。
-- 繼續閱讀 --


[Supernatural] 清醒時刻 (Sam/Dean, NC-17) 坑
【Supernatural】清醒時刻

才剛到這個城市5分鐘,狄恩就確定他愛這個地方。
那是正當他對路旁一個拉開上衣對他坦露乳房的濃艷女人揮手的時候。
「喔,天啊,這裡的女人真是棒呆了!」他興奮的將頭伸出車外,恨不得馬上下車的模樣。
「是啊,太完美了,能不能請你稍微把注意力放在案子上?」副駕駛座上的弟弟露出一臉厭煩的表情,對他展示了手上的一堆報紙影印和地圖。
「我很注意這件案子!這件……這件什麼案子?」狄恩眨著眼睛,理直氣壯的自打嘴巴。
山姆一點都不訝異。
「從1976年到現在,這裡已經有12個身體健康的成年人在睡夢中暴斃,沒有任何外傷或是可能的致死原因,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他熟練的翻著資料,告訴旁邊那個健忘又偷懶的哥哥。
「會是惡魔幹的?」狄恩的眼神銳利起來,和工作扯上關係時,這個男人就會超乎想像的轉變成職業級的。
-- 繼續閱讀 --


[Supernatural] 入魔 (Sam/Dean, NC-17) 完
【Supernatural】入魔

提著一打新買的啤酒,Dean走進破舊的小旅館雙人套房,將車鑰匙扔在凌亂的桌上。
眨了眨濃密的深棕色眼瞼,他望了望坐在床邊像是一座雕像般動也不動的弟弟,將啤酒放在桌上那堆進化後的晚餐旁邊。
他抿了抿唇,吸了一口氣,盡量用最自然開朗的聲音轉身對Sam說:「嘿!Dude,我買了新的啤酒,我們可以邊玩牌邊喝,或者看個球賽,你覺得怎樣?」
像是為了配合外頭陰暗的夜色,Sam面無表情的臉上顯得陰鬱無比,略為駝背的身影彷彿有超乎想像的重量壓在他的肩頭。
「喔,你真的不該再喝這種酒了,你還小……」Dean皺著眉從地上揀起一罐龍舌蘭的空瓶。
「夠了!不要、不要再……」Sam瞪著前方地上的某一點,沙啞的開口,雖然他沒有講完,但是意思已經表現的讓Dean明白了。
-- 繼續閱讀 --


[說明] 歡迎光臨!!
此處專門為堆放個人腐文而設......
如有閒逛到此, 希望能說下看後的感想!

謝謝囉!^^




Copyright © Free Words. all rights reserved.